一个手机装十几个政务app,下层干部看晕了-中新网


  下层干部看晕了。  “我们常用的政务app有14个这还不包括政务微信公众号。  下层干部看晕了

  “我们常用的政务app有14个这还不包括政务微信公众号。我上班时要不停盯着手机牵扯了很多精力占用了不少停息时间。

  ”10月26日浙江省纪委督导调研组明察暗访时舟山一位下层干部感慨。app确实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但过多app的推出也给下层工作增添了一定职守。“在操作app的时候来任务的群众常会误认为我们是上班玩手机。”

  在察访中多地下层干部提到当前政务app让人眼花缭乱令下层疲于裕如;个别政务服务微信公众号内容阔别群众甚至成为“僵尸号”;有的工作微信群和政务办公群成“秀场”存在“干得好不如晒得好”倾向。

  “指尖上的形式主义”逐渐崭露锋芒。

  近日督导调研组在新昌县某乡镇察访时统计每位干部的手机上普遍装有七八个工作app和20多个工作类微信公众号每天若要小心完成app上的“留痕”任务要耗费两个小时左右。

  杭州市拱墅区一位社区干部反映某平安工作app不太好用。它考核的是里程数可原由是专网信号不稳定时常出现走访后未记录的情况。而且城市社区大多是楼上楼下巡查却不计算在里程数内导致一些社工为了不在考核排名中落后要特意出去溜圈刷里程数。

  而且走访时间一定要是上班时间很多走访是在晚上系统却不认可。

  另一社区干部反映仅走访群众一块内容就要在民政、某综治app、某智慧平台等3个地方录入数据每天录入的内容几乎相同存在重复登记希望内部数据资源可以整合。

  察访时还有一些干部表示一些app服务内容同质化。有干部反映一些app的部分功能通过浙江政务服务网或支付宝都可以实现但仍被单位要求强制下载。

  还有干部反映下载后还要实名认证并截图发到单位群里。

  督导调研组察访时发现有些本该“生动活泼”服务群众的微信公众号却“表情呆滞”阔别群众关切。调研组查阅几个地方的官微后还发现丽水市某县政府认证的官方微博一共就发布了3条信息今年3月之后再也异国更新过。金华市某县新闻办认证的官方微博已经连续19个月异国更新过。

  一些工作微信群和钉钉群也存在形式主义倾向。

  宁海的一位乡镇干部表示现在不少工作都要通过微信和政务办公群进行留痕管理有的联村干部村里到过了照片发了工作就算干过了并异国真实深入群众问题并异国解决。“上级要求在工作群里上传社保、计生等政策宣传的工作照片可有的人只是到村里的公告栏里拍张照片发到群里就完事儿。”

  “工作群里也有‘干得好不如晒得好’的情况。”舟山一位乡镇干部反映个别干部会在群里用意晒各种工作照片把摆拍的下下层照片和加班工作照发到群里以求领导“看得到”。

  有干部忧愁这类“指尖上的形式主义”如果盛行会影响低调实干者的积极性。(浙江省纪委监委 || 责任编辑 杨文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