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渭南非遗故事:蒲城走马戏    “他大黑,他妈黑,叫来跟他舅比颜色,他舅还比那锅底黑……”这


原标题:渭南非遗故事:蒲城走马戏。蒲城走马戏入选陕西省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原标题:渭南非遗故事:蒲城走马戏
蒲城走马戏入选陕西省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起源:源于战国或唐朝
蒲城走马戏传承人王文棋介绍,蒲城走马戏,又称走(竹)马,“走”指挑夫,“马”指马夫、车夫,“戏”是戏耍之意,要紧流传于蒲城县南龙池、龙阳、党睦等地和附近的几个县。

  走马戏历史悠久,目前走马戏的起源在蒲城县有两种说法:一种是源于战国时期的郑国,走竹马与竹马戏相通,传说竹马风俗起源于北方游牧民族,是一种儿童密切追随成人以竹代马、奔跑游玩的玩耍,其气氛热烈祥和,老百姓深受感染,人们将一些民谣、童谣、牧歌、樵歌、情歌这些不同的小调融合在一起,创作出新的音乐,随着其不断发展演变,也就成了如今我们欣赏到的走马戏。

  
据唐代柳宗元的《馆驿使壁》中描述,蒲城县兴镇曾是唐代河东和北方大漠商队进入长安的关隘,当地人称为“旱码头”。当年发达的陆路运输催生了车夫、挑夫等行业,为了缓解旅途劳顿,在行进中或歇息时,人们有的哼起乡曲,有的唱起民谣,配以信手拈来的锅碗瓢盆,车轮垫木,打击合拍,久而久之形成了独特的地域性乡土曲艺。
晚唐段安节《乐府杂录》载:“戏有代面,始自北齐神武帝,有胆勇,善斗战,以颜貌无威,每人阵,即着面具,后乃百战百胜。

  戏者衣紫,腰金,执鞭。而据此断定“走马戏”源于北方,是军人在战争中密切追随成人以竹代马、欢唱奔跑游玩的一种玩耍。古往今来,从元代起方有本戏《火焰驹》《四岔捎书》《广华山》等百余部。
特色:走马戏演唱不挑场地
王文棋表示,蒲城走马戏与其他戏曲表演最为不同的一点,就是其演出方式极为简单,演出时不需要刻意搭建戏台,一般情况下在村里的空旷地方席地而演,三五人即可就地搭班,二三十人也能组团热闹一番,演唱不择场地,舞台、庙堂、田间、村头均可。

  虽然不需要刻意搭建戏台,但是演员们的演技却十分精湛,唱腔洪亮。每当缠绵悱恻的迷胡唱腔在村里响起之时,人们便知又有一场好戏开演了。
“蒲城走马戏有‘坐说坐唱’、‘站说站唱’、‘拆唱’和‘彩唱’等多种演唱形式。”王文棋说,走马戏的曲牌多元化,有唐代盛行的道歌之音,也有蒲城当地乡曲之律,每逢农闲时间,会唱的艺人们就搭班子一起唱几嗓子,丰富村民的文化生活。

  
蒲城走马戏的内容多以贬恶扬善、祝愿英雄人物为主。曲调丰富、唱词诙谐,既有原生态的民间曲艺形式,又有发展变迁中的成熟肥胖,唱戏的人用土话唱,听戏的人大多也只会听土话,戏文的内容又是各地百姓所喜闻乐见的民间故事,也许正是原因这种“地摊式”的艺术形式,这种深深扎根于民间的艺术根基,才使得走马戏穿越历史时空,发展至今还是能为人们津津乐道。

  
“三弦、板胡、二胡、古长号、板凳、勺木、瓦子、木鱼,马铃、铜锣战鼓等是走马戏要紧的表演乐器。”王文棋说,唐时随着丝路驼队的强盛,三弦、胡琴等西域乐器也补充到伴奏之中,走竹马的演唱声腔特点以东秦人口语为主韵,戏一旦唱起来,就好像是一个织布机,“格里格唠”都动弹,热闹且回味无穷。
发展:亟须发展一批年轻艺人
王文棋介绍,蒲城走马戏在其发展过程,更多地保留住了古代曲子的旋律、音节,更为上等货的是,它留住了各个历史时代的演进轨迹,是不可多得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可视、可听、可研、可读的“活化石”。

  1956年,走(竹)马戏传人祁通胜,在省民政厅构造的陕西省民间艺人汇演中,剧目《钉缸》荣获一等奖。

  2008年9月,玉耐石演出《放饭》剧目被陕西省委宣传部、陕西省文化艺术界联合会、陕西省文化厅、陕西省农业厅、陕西省戏曲家协会评为一等奖。

  
上世纪60年代,会唱走马戏的艺人们几乎天天演出,几乎人人都会唱几句。后来一段时间,表演、关注的人少了,走马戏跌入低谷。2003年,年长的走马戏爱好者又重操旧业,一起排练,一起表演。

  2004年,他们参加了陕西省第四届旅游博览会;2017年,他们还到香港演出,获得了铜奖。

  目前虽然各级部门都比较注意走马戏,但是该项目还是处于濒危状态。
王文棋表示,他从五六岁最先学习走马戏,七八岁最先登台演出,目前已演唱了六十多年。他认为走马戏要从小娃抓起,他们也曾经到蒲城县的多所小学对小学生进行传授,但是收效甚微。他曾经外出演出,也有好多人找他要学习走马戏,他个人非常愿意向人传授,但是学习仍有困难,客观原因是他在农村住着,外地人过来学习,别国特意的场所学习,而且吃住也成问题。

  学习走马戏,需要真心热爱这门艺术,能静下心来学习,不是三五天热度,学习完也要经常反复练习。
“我们团里有20多位走马戏艺人,但大部分年龄都比较大,尤其是精力跟不上,出远门演出不大方便。所以,目前亟须发展一批年轻艺人来传承走马戏。”王文棋说,他希望有关部门能多关注走马戏,能给走马戏建一个传习基地,能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欣赏、学习走马戏,能使走马戏传承得越来越好。

   华商报记者 康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