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艳:怙恃不要总在孩童同伙圈发表意见


  孙宏艳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兼青少年法律研究所所长。  孙宏艳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兼青少年法律研究所所长
  网络时代怙恃和孩童之间的相处模式在发生种种变化。

  随着网络和电子设备的普及一些与使用网络有关的问题则成为引发亲子冲突的焦点问题之一。基于此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新航道家庭教育研究院、新家庭教育研究院联合美国、日本、韩国的研究机构开展了网络时代亲子关系的比较研究。今天在苏州举办的2018家庭教育学术年会上课题组发布了《中美日韩网络时代亲子关系的对比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记者采访了课题负责人、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
  中国青年报:为什么要做这项研究?
  孙宏艳:怙恃与子女的关系既影响家庭的和谐与安宁也对孩童的健康成长具有长驱直入替代的作用。我们在工作中发现在互联网时代亲子关系发生了很多变化过去的亲子关系模式在解构所以我们把研究视角集合在网络时代的亲子关系上。同时我们又期待看看其他国家的青少年与他们的父辈是怎样的关系与互动他们在互联网时代的亲子关系是怎样的。

  于是我们联系了日本、韩国、美国的一些学者和研究机构、调查机构共同开展了这项研究。
  中国青年报:在中国进行的调查首要在北京市、江苏省南京市、四川省成都市、湖南省常德市、辽宁省辽阳市、陕西省宝鸡市6个城市的五、六年级和初一初二在校生进行了抽样为何选定这几个城市和年级的孩童作为调查样本?
  孙宏艳:这6个城市能够代表我国四大经济区域东、中、西部和东北部同时也涵盖了特大城市、大城市、中型和小型城市。

  
  年级的选择上我们考虑10岁往往是起初接触网络比例最高的年龄而且他们大约在小学四年级左右具备填答问卷的能力因此选择了小学四五年级。而初中生正是亲子关系易出问题的年龄因此我们把初一、初二作为重点。
  中国青年报:结合报告研究结果您认为网络是怎样影响亲子关系的?
  孙宏艳:积极的方面互联网时代子女与怙恃沟通更方便了、频率更高了也更愿意将自己的同伙圈或状态暴露给怙恃看。

  同时怙恃对孩童使用互联网的了解也较多也对孩童使用互联网有一些监督和管理。但是偶然互联网也成为孩童与怙恃亲情的障碍。例如有的怙恃就一边玩手机一边与孩童聊天表现出心不在焉的状态还有的怙恃对孩童规定多监督少不能产生有用帮助。
  中国青年报:但现实中有不少年轻人在发同伙圈时是屏蔽怙恃的您怎么看这个现象?怙恃应如何应对?
  孙宏艳:当孩童不愿意把自己的同伙圈给怙恃看时怙恃首先要坦然接受理解孩童的做法知道孩童的做法并无恶意也要反思一下平时与孩童相处的方式是否存在问题。
  如果怙恃总是用忧伤、斥责、挑剔、唠叨的方式与孩童沟通孩童就不愿意跟怙恃多说更不愿意把同伙圈暴露给怙恃。另外很多中国怙恃太擅长“说”了使孩童异国诉说的机会。如果怙恃能看到孩童的同伙圈也不要总是发表意见。

  如果发现一些问题可以找机会与孩童逐步沟通。
  中国青年报:调查显露中国中小学生经常和怙恃交流的比例在四国中最低。如今中小学生沉迷网络问题比较普遍这与和家人交流少有关系吗?
  孙宏艳:孩童沉迷网络与亲子关系、怙恃的教育方式互相影响。中国怙恃老和孩童谈学习孩童的成绩甚至成了怙恃喜怒哀乐的风向标这样的交流孩童自然不喜欢。怙恃与子女交流少孩童的交流需求得不到知足就会选择到互联网上与网友交流。

  在怙恃看来这可能就是上网沉迷了要成瘾了。
  所以如果怙恃希望孩童不沉迷网络不妨先从家庭教育、亲子关系上下功夫。如果孩童的网下生活丰富多彩他是不会沉迷网络不能自拔的。
  中国青年报:在网络时代处理亲子关系您对怙恃有什么建议?
  孙宏艳:对怙恃来说我认为首先需要在提升亲子沟通能力方面做出更多努力。怙恃要掌握科学的教育方法和教育理念学会与网络一代子女沟通要用平等诚恳的态度尊崇孩童学会倾听交流时与孩童保持目光接触。

  当孩童有郁闷等情绪时先抚慰孩童的情绪再进行沟通关注孩童日益丰富的心理需求。
  其次怙恃要提升自身的媒介使用素养。网络时代亲子沟通更需要智慧。怙恃提高了自身媒介素养指导和管理孩童使用网络才能更有技巧和针对性。
  第三亲子关系融洽的家庭中孩童的网络素养更高。怙恃应更加注重亲子关系状况与子女建立融洽的亲子关系。
  第四怙恃要用开放的、接纳的心态对待网络客观看待并尊崇理解孩童的网络使用行为在不同的生活环节中增强与孩童的沟通交流使孩童获得情感知足与心理支持。

  
  中国青年报:对于孩童您有什么想说的?
  孙宏艳:对于孩童首先要提升媒介使用素养。这一代孩童在媒介使用的技术上可能异国什么问题但是会使用并不等于媒介素养高能辨别信息、管理好自己的上网行为才是真的具有较高的媒介素养。这一方面依赖于学校和家庭的造就另一方面也依赖于网络一代的不断学习。
  其次要多找机会锻炼独立能力多学习独立生活。

  只有独立的两代人才能建立起和谐健康的亲子关系。果然怙恃也要多给孩童提供独立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