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石榴和4元钱便是全年军饷!说说民国军阀为啥扛不住银弹_凤凰军事


镇嵩军更像是一支豫西各路诸侯的联盟军,刘镇华只是原由是土匪堆里的唯一文人和老革命,算是势力较大、威望最厚,才成为盟主,但他这个盟主的地位并不牢靠。镇嵩军更像是一支豫西各路诸侯的联盟军,刘镇华只是原由是土匪堆里的唯一文人和老革命,算是势力较大、威望最厚,才成为盟主,但他这个盟主的地位并不牢靠。

  
刘镇华是巩县(今河南巩义)人,而镇嵩军的多数军官都是嵩县人,秀才遇到兵有条说不清,何况遇到土匪?籍贯的窄小性和豫西稠密的打孽传统,更加深了镇嵩军内部的言行相诡,同时豫西的绝对贫困化和愈演愈烈的内卷化,使镇嵩军粮饷窘困,1个石榴、4元钱,这是1926年全年刘镇华总部统一发给每个镇高军士兵的军饷,包括薪酬和节赏在内。

  别国革命思想,土匪化的军队自然毫无组织纪律性,大家仅仅是维持在刘镇华的大旗下,抱团取暖而已。

▲刘镇华
所以,1927年发生姜明玉叛变,不但搞死了冯玉祥的老兄弟郑金声,更让镇嵩军损失惨重,也是刘镇华始料不及的。
此时,刘镇华其实已经意识到镇嵩军必须转型了,至少要从土匪军转型为北洋末期的旧军阀,大量引进保定系军官渐渐替换土匪头子,北洋宿将田作霖也被请来做前敌总执法官,来整饬荒废很久的军纪,思想意识上也讲讲三民主义教育,换换脑子,更有了前敌工作政治团。

  如果假以时日,也许姜明玉事件就不会发生了。
但不幸的是,陇海路东线的战事一起,直鲁联军的张宗昌一搅和,镇嵩军就差点崩盘了,连带郑金声被杀,田作霖寻短见。
冯玉祥的老兄弟郑金声,年纪大冯三岁,论起来在北洋军中的资历,也比前者更深,冯是1902年从淮军系统改投的武卫右军,比郑晚了两年,升排长也晚一年,要不是攀上陆建章,很可能会是郑的谋主身份走下去。

  其后从滦州起义到首都革命,到五原誓师,郑金声都是冯玉祥的积极支持者,可以说是有过命交情的老战友,冯绝对信得过的老兄弟,所以在和直鲁联军作战的前线,为了确保刘镇华大将姜明玉的稳定,才把他派过去镇邪,以冯部总参议的身份,做第八方面军的副总指挥,正总便是刘镇华,姜明玉该方面军的军长。
郑金声也是老江湖了,当年在绥远镇压土匪的时候,就深得马福祥的赞许。

  到了曹县前线,为了帮助姜明玉整饬军风纪,从匪军走向相对正规化,不惜降阶以拉拢姜,与姜过从甚密,每天到姜的军部办公,甚至打牌、饮宴都在姜那里,至深夜始归,以安其心。
结果郑金声没料到姜明玉匪性不改,再加上穷怕了,就爱钱了,还有个坏种,正本张敬尧的部下潘鸿钧出现了。这货是施从滨的老部下,算起来本该跟冯亲近,毕竟施从滨的弟弟施从云是冯的铁哥们。

  熟悉历史的朋友都知道,后来施剑翘替父报仇,还是冯玉祥在里面运动的。后来杨村之战,潘被冯军失利俘虏,随即就释放了。但潘再搞起队伍,却毫不犹豫投降了冯的敌人直鲁联军,还替张宗昌拉拢姜明玉等人。
说到这里,得说个经济问题,冯玉祥的部队出自陕甘,经济状况很差,虽然得了河南,但河南的情况也跟陕甘是半斤八两,都属于穷地方,苏联和武汉方面给予的支持也相当有限,却不如直鲁联军有钱,山东的经济形势正本就好于豫陕,何况张宗昌背后还有东北的张作霖和日本人。

  所以张的开价,对于镇嵩军的这帮土匪,简直是个天文数字,是他们总瓢把子冯玉祥,万万给不出来的。
姜明玉下面的范龙章说,光现大洋就有二百万,而冯玉祥赏给镇嵩军全军也才十万,这还不包括轻重两用机枪60挺,迫击炮40门,步枪七百支,手提机枪二百支。
当时被姜明玉扣下来的,除了了当送给张宗昌的郑金声外,还有刘镇华派来的大批干部。

  如刘军的总执法官田作霖,姜完全是旧日绑票的风范,勒索田现大洋一百万元,说你不给,我也把你送给张宗昌。田是北洋宿将,袁世凯的项城老乡,跟赵倜是一批人物,资料相当老,在河南也威望很深,如今到处刊印的所谓岳飞书前后出师表,便是田做南阳镇守使时首刻的。田跟刘镇华也是儿女亲家,我前面提到过的田镇瀛,抗日名将田镇南的弟弟,都是田作霖的儿子,田镇瀛娶了刘镇华的闺女,到1934年他大学结业,要去国外留学,还拿的是刘家的资助,刘镇华还不忘谆谆教诲几次:“出国务求‘实学!’”
田作霖一看姜明玉这个态度,二话不说,吞鸦片寻短见了。
郑金声也是硬骨头,张宗昌打败仗泄愤要枪毙前者,郑耸峙不跪,还破口大骂张宗昌,数落其祸国殃民之罪。
陈浴春当时是刘部派到姜明玉军部的干部,原由常在军部出入,又为人机警,才逃过一劫,他说姜明玉搞事那天一早,郑金声似有发觉,“天刚隐隐约约亮,郑从总部向外逐渐走去,平时都别国这样早过,我出来小解,遇见他正走着,伫立下来摇摇头,又继续向前走去,似有异变之象。

  我心中怀疑他今日出去为何如此之早呢?此后,尚不到一个钟头,总部即被叛兵团团围住。”
陈仗着人头熟,到了中午12点,全副武装出来了,门卫没多想,觉得便是军部的人,才逃出生天,跑到城门口一看,城门都关了。幸好曹县县长是他巩县老乡,暂避一时,才跑出来。
陈浴春逃出姜明玉部后,1938年遇到了郑继椿,刺杀张宗昌的郑继成胞弟。才知道了后续的细节。

  
郑说幸亏韩复榘机警,提前卸掉了张宗昌的手枪,否则郑继成就危险了。
当时郑继椿在重庆辎重兵学校任教官,此人酷爱京剧,他讲他哥哥的枪法也很好,便是当时有点心谎,所以第一枪未击中,张宗昌逃下火车,过了几个车厢,才把张打死在车厢之下,郑继成还大声说:“这是我打的。”当时车站军警也不少,都未开枪。
至于姜明玉也别国好下场,吉鸿昌睁开曹县,姜就寻短见了。

  冯玉祥令将姜的尸体运到开封,暴尸街头,以雪心头之恨。
得空我写篇这个,张宗昌之死,后面可资玩味的东西太多了。

本文出自北朝论坛,作者 : 党人碑
想看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北朝论坛公众号beichaoluntan(看北朝)。
获取更多军事历史方面的知识,北朝论坛迎接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