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棱军刺残忍、喂毒、国际法禁用?别再造谣了_凤凰军事


这些谣言如故是大行其道。其实细细想来,这些谣言之所以能甚嚣尘上,也有一定的原因。

这些谣言如故是大行其道。

其实细细想来,这些谣言之所以能甚嚣尘上,也有一定的原因。首先,这些谣言并非完全凭空捏造,反而有部分的事实作为依据,这就给谣言披上了极具迷惑性的外衣。

  其次,虽说谣言止于智者,但和谣言有关的知识却十分冷门,一般的爱好者根本不了解其中的“门道”。因此,谣言漫天飞的现象也就恶积祸满为奇了。但谣言并非完全是坏事,这种花边新闻一样的段子极具吸引力,许多普通人就是在段子和谣言中变成了爱好者。此外,通过对谣言的系统性的讲解,可以把一些冷门、不成体系的知识关联起来加以介绍,能在趣味性和严谨性之间达到相当不错的结果。

  为此,老王这次选了2个最为有名的枪械谣言和段子加以介绍。这次我们介绍第二个:谣言二:喂毒的三棱刺说起三棱刺刀,自傲大多数读者都不会陌生。这款外形独特的刺刀在我国装备多年,56半、56冲、63式步枪上都能看到这种刺刀的身影。和今天常见的可拆卸的多功能刺刀不同,三棱刺刀几乎全是势当拆卸的,这就意味着,枪有多少,刺刀就有多少,因此,三棱刺刀的装备量就可想而知了。

  

三棱刺刀产量庞大,我国的53式步骑枪、56式半自动步枪、56式冲锋枪、63式自动步枪上都大规模配备三棱刺刀。

  如今,这些三棱刺刀仍旧随着老枪,活跃在高校军训的舞台上随着战争样式的转折,这种功能单一的刺刀起初被淘汰,但“江湖”中关于三棱刺刀的传说却越来越多。如今,传言大多集结在三棱刺刀暗白色的刀身颜色和独特的三棱外形上,分别演化出了“喂毒说”和“残忍说”。喂毒说的严重内容,是说三棱刺刀之所以显现出不反光的暗白色,是原因其表面进行过喂毒,从而有用杀伤敌人。

  这个传说,也让三棱刺刀获得了“毒刀”的绰号。但这个谣言有一个逻辑上的漏洞——如果三棱刺刀真是一把“毒”刀,那它首先毒害的就是我们的战士,万一我们的战士手上蹭破了皮、见了点血,或者用完刺刀没洗手,岂不是要中毒了?。三棱刺刀是势当拆卸的固定刺刀,也没装备刀鞘,如果刺刀真的喂毒,那么首先中毒的必然是要经常接触刺刀的使用者——瞬间的刺杀都足以中毒,日常使用就更危险了。

  

枪管内部空间狭窄,难以拍摄图片进行说明,但和炮管有关的图片就多得多,图中英国l7坦克炮,其内壁的暗白色,同样是镀铬所致为此,镀铬几乎成了世界各国枪械行业的通行做法。但镀铬也是一把双刃剑,现阶段的枪管镀铬工艺,很无力自顾证镀铬层的均匀和一致,镀铬层常常像墙面上的油漆皮一样脱落。让圆通的枪管内表面变得坑坑洼洼,降低枪械的精度。

  因此,许多国外的高精度狙击步枪都采用性能出色的不锈钢制造枪管,不再进行镀铬。这无疑是一种省时省力的做法,但用不锈钢做枪管,本身的难度却很大,基本上成了国外的垄断技术。总之,在我国现阶段武器行业中,镀铬还是一种十分常用的处理手段,在刺刀上镀铬也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话说回来,既然三棱刺刀表面并非是磷化而是镀铬,那么镀铬是否有毒呢?答案是确实有毒,但镀铬的毒性更多体现在对环境和镀铬者的危害上,刺刀上铬层的毒性并不致命,在日常使用中并不会对使用者造成蹧蹋,更别说在刺杀的瞬间蹧蹋敌人了。

  归根到底,刺刀和枪管都进行镀铬,但刺刀并不是毒刺刀,子弹也不是毒子弹,传的神乎其神的毒性,仅仅是一个讨厌的副产品而已。

在日常生活中,镀铬也是一种常见的高效防腐蚀手段,水龙头表面就可以通过镀铬达到杰出的防腐蚀效果。可见,镀铬并异国我们想象的那样可怕除了暗白色的刀身颜色,三棱刺刀的血槽也成了谣言的重灾区。传言说,三棱刺刀的血槽是特意设计,能够将空气导入血管,从而置人于死地,同时,谣言还声称,三棱刺刀所造成的“y”字形创口截面难以进行缝合,是一种相当狠毒的设计。

  谣言肆虐下,三棱刺刀又得到了“世界上最狠刺刀”的绰号。

笔者自己绘制的三棱刺刀刀身与刀身切面(蓝色)示意图,从设计的角度考虑,三棱刺刀的设计和加工可谓是十分简单,再加上三棱刺刀不必开刃,生产成本就更低了诚然,血管中混入空气,的确是一件相当糟糕的事情。许多读者在打针时,都会重视到医生挤出注射器中的空气,而注射时也不会把全部药品注射完,就是为了防止把空气注射入人体。

  这种亲身经历,使得许多人对进入血管的空气“闻虎色变”,谣言恰巧捉住了这个心理。抛开剂量谈效果是一件耍流氓的事情,进入人体的空气也不是无药可救。刺刀刺入人体的确会导致空气进入血管,但这并不是三棱刺刀设计血槽的本意——除了减重外,血槽的严重目的是方便拔刀而不是注入空气。

但实际上,老王对于血槽能不能方便拔刀一直有所怀疑,但把方便拔刀论点的内容放在这里,大家可以讨论一下,方便拔刀这个说法是否合理。

  人体有一定的弹性,构造相对比较紧致,当刺刀刺入人体内,就像把刀插进了湿泥地,需要费点力气才能拔出来。再加上士兵在拔刀时,需要近距离面对敌人,往往心理压力强盛,失去拔刀的勇气和力量,这就使得拔刀成了一件相对困难的事情。而这三道槽的作用,就是不让伤口把刺刀“贴”地太紧,方便拔出。天然,也有人认为,三棱刺刀的血槽是不能方便拔刀的,并以杀猪时候的感觉作为佐证——杀猪时候,捅进去和拔出来没啥区别。

  但老王认为,这个佐证并不妥当。原因刺刀的精髓在于突刺,是士兵奔跑起来、依靠自身动能进行的刺杀过程,这时候,哪怕是在枪口绑上一个螺丝刀都能捅进去。而杀猪则不同,杀猪时,人几乎是站着不同的,完全靠得是手劲,这和刺杀完全不同——毕竟异国人拿着刀连冲带撞去杀猪啊,什么仇什么怨啊这是。

换而言之,杀猪时候,手劲能把刺刀捅进去,就一定能拔出来,但刺刀刺入靠得不是手劲,刺入的深度又比较大,所以拔刀时不好拔也是平常的。

  总之,老王个人认为,血槽是否可以方便拔刀尚处于争论之中,但用杀猪经历作为证据,也有一点说服力恶积祸满。毕竟,我们都异国去捅过人,这一切也只是老王的推测而已。让我们回归到“注入空气”这个话题。一些文章提到,三棱刺刀的刀身和伤口之间有间隙,空气就会“趁虚而入”,但别忘了,人体内压高于气压,更多的不是空气涌入,而是血液顺着刻槽涌出,这也是血槽得名的原因。

  但血槽“放血”的特性也异国那么神奇,刺刀造成的创口深度和面积都低于枪弹,枪弹都无天达到“抽水机”一般的放血效果,刺刀就更难了。毕竟,放血都是一个缓慢的过程(除非刀切斧砍刺中大动脉),而拼刺是一瞬间的事情。同理,三棱刺刀伤口不容易缝合的“传闻”也有很大漏洞。一些人声称,三棱刺刀y字形截面的伤口,要比薄片形的剑形刺刀造成的“一”字形伤口难以缝合一些。

  但也有人认为,剑形刺刀可以通过旋转刀身达到更大的杀伤效果。在笔者看来,无论是哪一种刺刀,它们的造成的伤口的截面面积和深度,比起枪伤来说,都是小巫见大巫了。枪伤在如今都能得到较好的救治,何况是刺刀导致的伤口呢?

网上流传的三棱刺伤口缝合图,真伪不明归根到底,三棱刺刀独特的三道棱成了谣言的根源,但这三道棱,终究还是材料不过关所致。以今天的剑形刺刀为例,这种薄片式的刺刀,在重量、长度相同的的前提下,强度和刚度根本无天和圆锥形的三棱刺刀相比,在拼刺过程中,刺刀很容易发生弯曲或根部的断裂。而三棱刺刀,虽然异国刀刃,但刚度和强度却极好,即使加工水平不过关,也不容易发生破损,是一种十分简单、“壮实”的设计。

发生断裂的剑形民用刀,这种断裂是剑形刀具的通病。

  一般而言,刺刀谋求壮实耐用,不敢像民用刀一样做得这么薄、这么轻,就是为了防止发生类似的破损但圆锥形的三棱刺刀,重量也很客观,为此,就要在刺刀上刻减重槽,这和枪管减重刻槽异国什么区别。

  刺刀上的刻槽就是血槽,刻上三道或四道血槽后,就会对应凸出三道或四道钝棱,三棱/四棱刺刀就是因此得名的。但重视,三棱刺刀的棱是一条钝棱,而不是尖锐棱,毕竟这是以刺为主的刺刀,而不是刮刀。

法国勒贝尔1886步枪配备的四棱刺刀,尽管每一种三棱/四棱刺刀的刀型都有差别,但刀棱无一例外都是钝棱尽管三棱刺刀对材料要求低、生产简单,三棱刺刀的代价也是隐晦的——它异国作为工具刀的任何天赋。

  在作战中,身为耐耗品的刀具,是一种相当常见的必备工具,刺刀无疑是担任工具刀角色的“最好人选”,而三棱刺刀恰巧无天担任这个角色,这种刀具出了拼刺外,几乎一无是处。

从上到下依次为美国的m1、m7与m9刺刀,总体而言,刺刀的发展趋势是越来越胖、越来越短,刺的功能在减少,作为工具的其他功能在增加因此,当一个国家解决了材料和产能问题,三棱刺刀就势当避免地成为淘汰产品,法国、俄罗斯、中国、英国,这些历史上装备三棱刺刀的国家,结果都走上了多功能刺刀的道路,这是发展的必然结果,而不是一些地摊文学中所谓的“杀伤力太大”、“过于残忍”和“国际禁用”。

  

而如今呢,随着网络自媒体的兴起,谣言变得越发大胆狂妄,一些网文中,尤其是在三棱刺刀的百度百科词条中,刀切斧砍把三棱刺刀称作“中国军工陈陈相因继承了博大精深的中国古代兵器的巅峰之作”。笔者实在不明白,三棱刺刀根本就是舶来品,在我国建国以前,勒贝尔1886步枪、苏联的莫辛-纳甘步枪都使用棱刺,这种刺刀怎么蓦然就成了中国古代兵器的现代化产物了?

图为100多年前,为马蒂尼-亨利步枪配套的三棱刺刀。刺刀是枪械的附属物,枪械先进,刺刀发展自然快人一步。西方国家在100年前就起初装备三棱刺刀,总不能也继承了中国古代兵器的精髓吧?归根到底,三棱刺刀是一种已经淘汰的刺刀,即使有再多的情怀,也不能把这款刺刀妖魔化、神化,甚至武侠化。自从人类在1000年前走进热兵器时代后,冷兵器就起初走下坡路了,我们更应该关注当下和未来武器的发展,而不是在21世纪,开历史倒车,对一款淘汰的刺刀进行造势和炒作。

  (全文完)喜欢老王的文章,接待珍藏点赞一条龙,也可以关注老王,及时订阅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