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丨美国“最高秘密”:揭密美国总统的健康汇报_凤凰资讯


文章为凤凰网独家版权所有 白宫内科医生、海军少将罗尼·杰克逊(ronny 对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进行了四个多小时的年度体检,这也是这位总统上任以来的首次年度体检,之后,杰克逊医生走上白宫新闻发布厅的讲台,发表了一篇更像是情书的讲话。文章为凤凰网独家版权所有 白宫内科医生、海军少将罗尼·杰克逊(ronny 对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进行了四个多小时的年度体检,这也是这位总统上任以来的首次年度体检,之后,杰克逊医生走上白宫新闻发布厅的讲台,发表了一篇更像是情书的讲话。

  

null

“我告诉总统,如果他在过去20年里保持着更健康的饮食习惯,他可能会活到200岁。他的基因好得出奇。我得说,假如我吃东西随随便便的话,可不能拥有像他那样坚强的心脏和硬朗的身体,”杰克逊说。这位医生还说,特朗普拥有令人羡慕的“能量”和“耐力”,所有这些“都是上帝创造他的方式”。总统体检汇报里都说了啥白宫发布了特朗普体检汇报的摘要,共三页内容,内容和我们通常看到的体检汇报差不多,甚至还要更加约略一些。

  其中包括基本的血检(胆固醇水平、激素水平和维生素水平检测)、与年龄有关的疾病筛查(比如癌症和心脏病),以及其他我们在体检机构一早先时就会接受的初步体格检查,比如身高体重、眼耳喉外观和血压等。

null

null

null

总统的体检通常不包括精神状态方面的检查,但特朗普自动要求做了一个——这可能既跟特朗普家族有阿尔茨海默症病史有关,也有可能是原因在此之前刚有一本名为《fire and91米)、体重239磅(108公斤),距丰腴线刚好低了1磅,也就是1斤不到,较他2016年9月的体重增中了3磅。除此之外,特朗普的其他检查结果都很漂亮。根据压力测试和超声心动图呈现,特朗普的心脏健康状况极佳。他的血压是122/74,在平常范围内。特朗普的psa(前列腺特异性抗原)值很低,这意味着他别国前列腺问题。他的视力是20/30,换算成度数是老花150度,以他的年龄来看已经非常不错。

  他的总胆固醇是223,他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也就是“坏”胆固醇的指数是143,为偏高的边缘。至于其心智状况,杰克逊医生采用的则是蒙特利尔认知评估测试(montreal cognitive assessment test),这是一种通常用于筛查中度认知减退和阿尔茨海默症的测试,不过根据阿尔茨海默症协会的说法,这并不是评估认知减退的最好手段。据这位医生说,特朗普在这项测试中取得了满分30分的成绩。

  这个分数意味着,特朗普可以控制其基本思维功能。除了这些检查,体检汇报还透露了特朗普的一些生活和健康细节。比如,他从不喝酒、不吸烟,每晚睡四到五个小时。他服用了一些药物,以他的年纪来看,这些药可谓非常常规,包括服用瑞舒伐他汀(crestor)降低胆固醇;服用81毫克剂量的阿司匹林预防心脑血管疾病;使用伊维菌素乳膏(soolantra)治疗酒糟鼻;使用非那雄胺(propecia)治疗脱发;以及每天服用一粒善存银片作为保健之用。

  因此,体检汇报的结论是:总统的总体健康状况极佳。杠一杠,问题也不少真要较真的话,这份体检汇报就不见得那么完美了。首先,特朗普底细有多高?他近年来的体检汇报写的都是1米91,但美国政治网站politico弄到了他在纽约的驾照,上面呈现的身高是1米88,如果按这个身高来算的话,特朗普就从超重一下子被划入了“丰腴”。另外一点是,用来计算丰腴程度的bmi指数本身永远受医学界诟病,作为衡量总人群的指标,它或许很有用,但据《国际丰腴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besity)解释,它忽略了年龄、性别、骨骼结构、脂肪分布等首要细节,考虑到年纪越大,体脂越高,而肌肉流失也越紧要,老年人在bmi指数为平常或偏低的情况下,实际上也可能发福了。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内分泌学家、纽约丰腴营养研究核心联席主任哈维尔·皮-苏尼耶(xavier pi-sunyer)说:“我认为,如果他的bmi指数接近30,他可能有大量的有余脂肪,问题是,他的有余脂肪是皮下脂肪,还是腹部肌肉内脂肪?后者的风险要大得多。

  ”换句话说,如果你的脂肪就在你的皮肤下面,好吧,也许这还好啦。但如果它在你的紧要器官界限,并在围攻阻碍你的肝脏,那就有点吓人了。“你可能得多做几个检查,来判断体内的脂肪含量,”皮-苏尼耶说。比方说可以是mri检查,不过杰克逊医生并别国提及特朗普是否接受了这类检查。至于蒙特利尔认知评估测试,这看起来也不像是检查一国元首的题目,倒更像是幼儿园入学试题,比如,“你能分辨出这两张图片中,哪个是狮子,哪个是大象吗?”或者“在一张空白的钟上画上时针和分针,呈现10点49分”。

  不过,需要明确的是,这类评估是筛查——检查的目的为了看对方以后是否需要更多的检查,而不是评估某人是否有资格成为总统。佛罗里达大西洋大学施密特医学院的老年病学专家、《美国老年病医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geriatric society)履行主编约瑟夫·乌斯兰德(joseph ouslander)表示:“蒙特利尔认知评估测试特意探寻的是特定类型的认知功能障碍。

  它不会检查烦闷或其他类似的心理健康问题。”在新闻发布会接近尾声时,杰克逊表示他将试图说服总统多锻炼和改善饮食。众所周知,特朗普爱吃快餐,原因他认为快餐比其他食物更整洁、更安全。他的两位选战助手曾在书中写道,特朗普爱死了麦当劳,每次要点两个巨无霸,两个麦香鱼汉堡加一杯巧克力奶昔。2015年11月,伊万卡·特朗普在接受美国abc电视台采访时也曾对丈夫的饮食习惯表达顾虑,“我希望他能吃得健康点。

  ”此外,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每天还会喝12杯健怡可乐。此外,特朗普还非常不喜欢运动,《纽约客》记者欧逸文曾在文章中观察道:“除了高尔夫,他觉得其他一切运动都存在误导,他认为每个人都跟一节电池一样,生来所具有的能量都有一个限度。”所以除了一周打三次高尔夫球(但他通常挥完杆就坐上车),他每天最紧要的运动就是在官邸上下楼梯、出差时从白宫草坪步上空军一号。

  在2017年5月的七国峰会上,短短距离,其他首脑都是走着的,只有他以电瓶车代步。一些医生们则称,特朗普的体检汇报中有两个数值需要注重,分别是胆固醇水平和冠状钙评分(cac),二者都与心血管疾病有着极力模仿联系。

  特朗普的ldl水平是143,而斯坦福大学医学院预防心脏病学主任戴维·马伦(david maron)称,总统已经在服用强效控胆固醇药物瑞舒伐他汀,这种药通常能把胆固醇控制在100以内,所以如果特朗普是他的病人,他“绝对”会忧闷他心肌梗塞发作的危险。而在《纽约时报》询问他,特朗普健康状况是否极佳时,他给出了直截了当的回答:“一点也不。

  ”再看冠状钙评分,一般在患者胆固醇过高时,医生会使用ct扫描斩钉截铁测量心脏冠脉内钙沉积的水平,给出相应评分,2009年特朗普的这项评分为34,2013年升至98,目前为133。而根据美国有名的梅奥诊所的解释,分值在100-300分意味着存在动脉“结垢”,患者在未来三到五年间发生心肌梗塞或其他心脏病的风险相应提升。所以说,特朗普的心脏或许并不像他医生说得那么棒。

  免疫预防方面,他接种了13价肺炎和甲乙肝疫苗,定期接种流感疫苗,出国时也会接种应对当地流行病的疫苗——这方面可谓非常规范。美国疾控核心免疫实践咨询委员会(acip)推荐65岁以上成年人接种13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用于预防肺炎及肺炎链球菌引起的其他侵袭性疾病,针对65岁以上老人也需每年接种高剂量流感疫苗,认为可大幅减少老年人患流感入院率和总体死亡率。

  根据杰克逊的说法,总统得到了周到的检查。2013年,他做了一次结肠镜检查,确认别国息肉,按照美国肿瘤协会的结直肠癌筛查指南,这意味着他下次结肠镜检查将是10年后,也就是2023年。

  此外,考虑到特朗普的年纪,他起码还有必要接受烦闷、担忧、记忆丧失和其他神经问题筛查,美国的medicare,即面向65岁以上长者的免费医疗服务每年会在体检中进行一次这类筛查。不过白宫方面简单回应说总统并未接受这方面的检查。“我不认为这是一份健康证明。在这当中显然能看到需要跟进的警告,”皮-苏尼耶说。“我认为他的医生可能是一个非常好的医生,他做了他必须做的一切。

  现在他知道主管患者超重了,低密度脂蛋白很高,70多岁,久坐不动,饮食习惯也不好。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美国“最高秘密”:总统的健康问题虽然自杰拉德·福特以来,美国总统和总统候选人公布其体检汇报似乎就是一项传统,但这个操作并不是必需的,而且跟普通人一样,总统也完全受病人隐私权的保护,因此终极决定是否公布检查汇报、公布哪些内容,全由总统本人来决定。

  比如老布什在任时起码公布了四次体检结果,比尔·克林顿在两个任期内接受了六次体检,小布什公布了五次体检汇报,而奥巴马公布了四次。

null

如果其医生泄露了秘密,轻则丢了工作,重则可能会因此被吊销执照。这也是为什么总统通常都是军事医学核心接受体检的原因,私立医院,比如梅奥诊所或克利夫兰诊所也许医生更为杰出,但总统作为全军的最高统帅,深知军队医院的医生和工作人员口风更紧。

  也就是说,即使总统真的有什么紧要生理或心理健康问题,秘而不宣的可能性也极大。这并非别国先例。1893年,美国总统生病了。

  格罗弗·克利夫兰(grover keen)认为总统得了癌症。此时美国正处在金融恐慌中。克利夫兰支持金本位制,他的副总统支持银制。总统的作古可能会引发杂沓,原因商界还没弄清楚哪一种标准将被采用。所以,在美国独立日的假期,总统登上一艘游艇,在摇摇晃晃的船上,一个手术团队拔除了总统的五颗牙齿、部分下颚和他上颚的左上部分——即使是在陆地的大型医院里,都算是很复杂的手术。

  与此同时,公众被告知总统只是牙痛。直到25年后,也就是克利夫兰作古后很久,基恩医生才在《周六晚间邮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详细描述了手术和掩盖真相的过程:“恐慌会演变成一场溃败,”可能会彻底打乱美国的经济发展节奏。自那以后,总统遮掩病情就是一件常事。威廉·麦金莱(william mckinley)差点死于肺炎。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中风后,他的内科医生卡里·格雷森(cary grayson)发表了一系列含糊但乐观的声明:称总统“精疲力竭”,但“并不令人担忧”——事实上,在此后的一年多里,总统基本上卧床不起,由这位医生和第一夫人共同管理着白宫。至于富兰克林·罗斯福,人人都知道他患有脊髓灰质炎,但他有始有终不承认自己的心脏问题。到了1944年,人们一看他的脸色,就怀疑他应该是患有某种充血性心力衰竭,他的党内成员也暗示他不应该探求连任。

  但白宫医生罗斯·麦金太尔(ross 定期接种疫苗,比如流感疫苗,年纪较长还可以考虑接种带状疱疹和肺炎13价疫苗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