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比考核“以霸术赞” 家长无奈当“点赞侠”


  一切工作终极都要看人民群众满意不满意借助网络投票来扩大市民知晓度和参与度收集民意。  一切工作终极都要看人民群众满意不满意借助网络投票来扩大市民知晓度和参与度收集民意。

  但有的地方有关部门为了完成“民意考核”任务动用行政权力和种种关系向中小学校甚至幼儿园摊派任务通过老师向学生及其家长拉票、求赞、圈粉。
  “以霸术赞”:要求家长每天点赞50次
  近日广东某所幼儿园的家长们又在群里收到老师发的通知:“请家长们在2018年10月10日-10月25日参与点赞‘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活动并请每班在10月25日前提供3-5张点赞的照片。

  ”
  记者调查发现这是广东某地精神文明办公室主理的“榜样评选”活动其中一个“投票榜”需要参考市民投票的结果。这个本意为征询公众意见的点赞活动却因摊派到幼儿园孩子家长头上变了味。
  记者在一个家长的手机上看到老师发来的通知明确指示点赞的对象是学校所在区的候选人规定每个ip每天点赞50次。
  一个上传“点赞”截图的家长告诉记者他按照指定候选人的序号每天重复睁开、点赞、截图、关闭、再睁开。

  “这些候选人有什么事迹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让老师工作顺利了老师在照顾我孩子的时候会多担待一点。”
  尽管极不愿意参与这种虚伪点赞但是无奈“孩子在老师手上”所以另一位家长只是点了赞却他国截图上传。“我想这是一个比较折中的方法既完成了老师交办的任务也他国违背自己的意愿。”
  而一位孩子的奶奶则认为老师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只要别乱收费就行。

  “老师也挺不容易。”
  行政任务向校园“甩锅”家长不时收到五花八门、与孩子教育毫无关系的“键盘侠行动”指令。“小手牵大手”成了一些单位完成“民意考核”任务最便捷最有保障的渠道。
  前不久广东某地发起“街坊群防共治队伍建设”并开设了微信公众号。当地教育局以《致全区师生及家长的一封信》的形式要求师生和家长关注其公众号并要求学生及家长签名同意“关注”。

  
  接到通知学校老师“又加了一码”:要求每个学生家长“关注”公众号之后截图上传。签名同意、关注截图“配合圈粉”之后家长们再次在家长群被老师@了一下:“已关注公众号的请接龙签名!(因要上报务必确切。)”
  有家长对记者感慨:“自己领导的话施行起来也许还会打点折扣。老师的话那是圣旨所以各路‘圈粉’任务都往学校里塞。”
  过去评选、考核重要依赖内部评价或者开个小型座谈会考察民意渠道较窄。

  如今越来越多的单位注重民情民意把群众关注度、满意度引入评价体系。
  广东省委党校教授张浩认为政府部门的考核标准加大了民意的权重是件好事。但好的在朝理念离不开好的施行部分官员为了谋政绩把关注度、满意度当作粉丝gdp是“歪嘴和尚把经念歪”。
  广东某地发起的“街坊群防共治队伍建设”微信小程序今年5月才上线到10月注册量已突破100万人次。

  据负责该工作的人员介绍部署这项工作的时候市里特意聘请第三方研究机构进行测算要求全市群防共治的动员能力达到常住人口的4%到6%据此协议了“80万人注册”的目标。现在注册量虽已达到100万人但实际活跃度仅3万人。
  市里把任务层层下达施行便走了样。这位工作人员坦承有两三个区通过教育局向学校派任务。因为这些区前期动员工作做得不好为了完成全市整体任务市里也默认了下面的做法。

  现在校园安全越来越受关注有的学校请家长加入义工护校队成为群防共治的一分子整项工作并非完全“弄虚作假”。
  对于此类任务摊派校方表示无奈。一位校长说:“就看哪个部门强势能搞定教育局。

  在教学育人之外硬拉学生和家长为其他任务凑人头我们也不愿意。”
  “注水民意”须清理 “以霸术赞”应查处
  通过老师向学生及其家长拉票、求赞、圈粉孩子从小耳濡目染对家长自如老师时的行为见怪不怪这给孩子健康成长留下隐患引起人们的忧虑。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郭巍青认为随意动用公权胁迫家长点赞、刷票造成民意失真反而使群众失去表达民意的动力和意愿。

  
  把手伸向学生家长实则是利用公权绑架家长搞“注水民意”。张浩认为这一做法有滥用权力之嫌。
  广东省青少年研究中心原主任曾锦华说:“金杯银杯不如百姓口碑这他国错。但百姓口碑绝不应该靠摊派集赞去铸就。通过强拉家长点赞换来面子光鲜但工作他国扎扎实实落到实处不能给群众带来实惠这个现象反映出部分政府部门懒政怠政。”
  曾锦华建议公权绑架家长集赞现象必须及时刹车对各种部门发起的拉票、集赞活动应予以清理对弄虚作假的圈粉、刷票等形式主义行为进行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