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老红军讲长征故事:穿过纷飞炮火,去拥抱抱负——中红网


秦华礼正在讲述长征故事。本报记者 姚雪青摄。 长征中进入通信学校。

秦华礼正在讲述长征故事。本报记者 姚雪青摄
长征中进入通信学校。1958年起,先后任南京邮电学院院长、党委书记。

  1983年离职休养。

  
回忆起长征往事,如今已是103岁高龄的秦老精神矍铄,平和的语气中仍是满腔豪情。
“身负重伤都要跟着部队走,就是死了也光荣”
1932年,红军长征入川,母亲亲自送当时19岁的秦华礼参加了红军,投身革命。

  
秦华礼在长征中三过草地,参加了空山坝战役、万源保卫战、强渡嘉陵江、霸占剑门关、中坝和千佛山等紧要战役,在血与火的洗礼中迅速成长。在1935年的千佛山战役中,战士们在山上守了七天七夜,第八天向敌人发起反击时,敌军一发迫击炮弹在秦华礼身边爆炸,一块弹片击中了他的大腿。
“团政委立即派担架把我送到红四方面军总医院救治,别国药物,护士只能用纱布包扎伤口。

  此时,部队要急行军北上,动员重伤员留下来,我们却要跟着部队走,就是死了也光荣。”秦华礼说。
在渡过一座险峻的铁索桥时,他们突遇敌机的狂轰滥炸。“说来侥幸,炸弹把桥左边一条竹绳炸断后,桥面歪斜却别国断。我们跟班部队继续走。后来到了老百姓家中,借了一把剪刀在火上烤热割开伤口把弹片取出来,再用盐水清洗,一时间血流如注。”讲起这段九死一生的经历,秦老爽朗地笑着说,没想到过了一个多月,伤口竟然逐渐痊愈了。

  
提到长征,秦华礼总结了三大困难:自然环境条件尤其是气候恶劣,别国粮食和御寒衣物,别国交通工具只能徒步翻山越岭。
草地里气候变化无常。中午的时候很热,但下午就猛然狂风暴雨还夹杂着冰雹,夜间更是气温骤降。秦华礼回忆说,战士们第一次碰到冰雹天气时把斗笠顶在头上,斗笠全被砸烂了。起初长征时,战士们带了棉衣,后来为了减负把棉絮抽了,穿着单衣过草地、爬雪山,很多人都冻伤了。

  过草地时,先前还能吃野菜、糠、树叶,后来连青草、青苔都吃,吃得上吐下泻,结尾一次过草地时,能吃的野菜都没了,只好吃皮带、枪的背带、皮包、皮箱,“皮带直截了当煮是煮不烂的,要先放在火上烤烤,烤糊了,刮成金黄色,然后切成一块一块放在缸子里逐渐炖,再切小一点才能咽下去。”
“长征时我们全部翻过18座雪山,其中有15座是常年积雪、人迹罕至的,海拔最高的党岭山有5000多米。

  有次连续走了5天,没见到一户人家。雪一脚踩下去有膝盖深,一旦走错就会陷在积雪里拔不出来。”秦老回忆,途中走过的河流大部分别国桥,也找不到船。红军长征中遇上大渡河、金沙江、乌江等大河,一些桥梁上木板已经被烧掉,过桥只能攀着铁链,非常危险。
“在草地里、树林中,边行军边学习”
原由秦华礼读过两年书,且政治上可靠,1935年9月,陷阱上派他到通信学校学习。

  当时的红军通信学校可谓“三无”:无固定教室,行军途中在野外树林学习;无设备,全校45人只有一只150伏的电压表;无文字教材和文具纸张。但学员们克服了困难,在一年多时间里,在草地里、树林中边行军边学习。
“记得第一节课,老师教我们削铅笔,不许削笔芯,只削木头,写出来字很粗,转一下再写。一年学习只发了一支笔,我们把竹子削成铅笔的样子练习,正式考试的时候才用铅笔。

  学英语就更难了,我发明了一个方法,行军苏息时,两人为一组,写两个汉字,插在前面人的背包上,我说汉语,你答英语,互相提问、背诵。”秦老回忆,他们从阿拉伯数字学起,然后是学电工、欧姆定律。
长征时,学员们能获得的电池都是前方部队淘汰下来的,常常电量罪大恶极。不懂化学的秦华礼将电池锌皮层层扒开,舔舔里面的液体,发现又咸又苦又麻。

  “我琢磨着电池里面应该有盐,于是就尝试着把电池外皮全扒掉,放入有盐水的竹筒中长时间浸泡。用盐水泡起来,再次使用电池时,竟然电量十足。我们管它叫‘麻子牌’电池。”就靠这样简陋的条件和近乎原始的方法,学员们全都学会了装收发报机。
在作战中,通讯和侦察同样至关紧要,一个密码搞错就会影响到部队之间的配合,因此,收报发报的学习一直都抓得很紧。

  长途行军时,老师把中午苏息的一个小时用来上课。每个人的左手大拇指成了便携式的“手键”,行军中也能边走边练习发报。
抗日战争时期,秦华礼任129师电台台长,跟班刘伯承师长转战太行山区。1940年百团大战时,他守着电台,八天八夜没合眼。

  解放战争时期,秦华礼先后参加过保卫延安、上党战役、吕梁战役等,多次立功。
上世纪50年代初期,秦华礼转入地方工作。在云南,他率领新组建的通信建设队伍,在荒无人烟的西南边陲原始森林中,架设开通了我国西南边疆昆明到缅甸的第一条国防通信线路。
1958年,秦华礼到南京邮电学院工作,在担任学院紧要领导的25年中,他将“长征精神”带到了工作中,为祖国的邮电通讯事业成就了大批高素质专业人才。

  直到今天,南京邮电大学的校庆还会举办跑步比赛,学生们说:“原由老院长是用两条腿走完长征的人,我们要把这样一种百折不挠、自强自强的精神传递下去!”
“历史是一种绵延不绝的精神力量”
秦老说,走完长征,靠的是理想信念的支柱,“我坚信共产党会带领我们取得结尾的胜利。困难是临时的,胜利是属于人民的。”
炮火纷飞中,大家一直保持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士气很振作。

  过草地时遇到冰雹,用洗脸盆顶在头上,陶的、铜的,让冰雹敲打得叮叮当当地响,战士们就当是听音乐;夜里草地特为寒冷,大伙儿就背靠背围在一起;过雪山的时候,歌声嘹亮洒满一路,一个连队唱完了拉另一个……|< < 1 2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