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虚假数据祸殃网络_中国经济网——国度经济流派


  从论坛时代到微博时代再到微信时代“网络水军”队伍在不断扩大技术也在不断地攀升涉及的范围更是愈加广泛。  从论坛时代到微博时代再到微信时代“网络水军”队伍在不断扩大技术也在不断地攀升涉及的范围更是愈加广泛。
  人们日常生活已越来越感受到电子信息的多元化与便利化:找餐馆吃饭先上网看一眼点评;出门旅游先上网查一下攻略。

  然而“僵尸粉”“刷单”等各类弄虚作假的行为也层出不穷。尽管国度已出台部分法律法规加以抑制但不良商家铤而走险的例子仍屡见不鲜。
  乌有信息防不胜防
  近日某在线旅游平台有关数据涉嫌造假:其点评内容中不仅存在大量乌有点评而且有很多所谓“活跃用户”也被指实为“网络水军”。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少网友甚至感慨乌有信息如此之多真是令人防不胜防。

  
  无独有偶近年来随着线上视频愈发火爆点击量造假的问题也扑面而来:某网络电影上线后点击量暴涨几百万;某网络综艺节目点击量超几千万;某电视剧网络播放量甚至超过百亿……在这些荒诞的数据面前有网友调侃说中国8亿网民已经不够用了!
  国度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央首席经济学家万喆表示制作乌有数据的行为并不只是存在于互联网“就好比以前我们去一些旅游景区、商店总会被导购推荐购买一些‘三无产品’还有很多商家也常常发布一些乌有的广告做一些乌有的营销我们管这类行为叫‘托儿’。

  而现在‘托儿’起初活跃在互联网上很多电商为了快速获取利润便会采取一些非常态的竞争手段来博取消费者的眼球。而这些其实都是欺诈行为。”
  造假行为冲击产业
  “这类造假行为之所以屡见不鲜严重是利益驱使。对内容方来说可以通过大量刷取点击量从而如法一种所谓‘火爆’的假象进而吸引真正用户的目光;对平台方来说也需要通过使用这种‘火爆’的假象来营造优质平台的形象从而进一步吸引广告投放。

  比如不少生产商刻意宣传某一款产品是‘网红’而一些不良商家又通过‘刷单’的行为形成各种交易数据来骗取消费者的信任。二者一拍即合目的就是诱惑消费者来此消费。

  ”万喆说。
  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陈杭平对此表示忧虑“一些互联网企业试图对其服务内容进行‘包装’造假以此来吸引风险投资或者通过其他的方式来博取金融领域的关注从而获得融资。在这样一个商业逻辑下通过数据造假等行为从中牟利蒙受损失的必定是广大消费者。但更令人痛心的是有些正道的互联网企业也起初参与其中有的企业甚至直言‘弄虚作假是行业的潜规则’‘不造假就没法生存下去’‘大家都这么做也别国什么坏处不做就很吃亏’。

  长此以往必然致使精品缺失、次品泛滥造假行为蔚然成风。一旦陷入恶性循环必将对整个互联网产业造成强壮冲击。

  ”
  技术手段打击造假
  陈杭平表示从法律层面看因为目前中国有关法律法规还不完善监管作用也有限导致互联网企业数据造假的违法成本较低。“为此近年来政府积极构建并慢慢完善相应的律法体系努力维护一个真诚、守正不阿、井然的互联网环境已取得显著成效。”
  比如2018年1月1日起施行的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中明确规定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乌有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

  同时经营者不得通过陷阱乌有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乌有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不久前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电子商务法》将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该法律的出台对规范电商领域各主体行为维护电商行业市场秩序引导电商行业持续健康发展都有紧要意义。
  “就本次事件而言第三方监管也起到了强壮的作用。来自第三方监管的力量越强就越能倒逼广大互联网企业志愿自律进一步完善企业运行规范。

  ”陈杭平说。
  万喆表示要解决数据造假这个问题首先要看到如果对此放任不管那么对互联网行业将是一个摧毁性的打击。这意味着互联网企业的服务水平会慢慢降低而消费者的体验也会越来越差。政府应该加大对消费者保护的力度加大对造假者的处分力度。
  “就比如说在过去造假要么就要制作小传单要么就要委托一些人。现在都是找一些‘水军’通过有关互联网技术手段轻轻松松就可以搞定甚至已经形成了一整条产业链。

  因此监管机构应该进一步提高技术手段对涉嫌数据造假的主体和行为要查到实处。同时也要通过法律细化每一个群体的责任从源头上杜绝造假。”万喆说。